酥叶死掉了


乱画

【怪物大师】论隐藏任务信息的重要性

800字不到的垃圾短打orz不想写了。烂尾吧【?】

前篇:http://bohe1420.lofter.com/post/1e4ce251_12ac98359

oocoocoocooc。两篇都完全是私心作,文笔还菜,强烈建议别看

距离饺子他们被扒下马甲已经过了三天。期间没发生什么毁天灭地的大事,除了布布路也被揭发身份是骨枪团的老大。

然后预备生们来了兴致。

早就透露的几起事件暂且不谈,经历上次的掉码,芬妮、伊里布、沙伽、图苏、等重点人物也让人顺藤摸瓜找了出来。经过多次证实确定真实性后,一举把吊车尾小队推到了风口浪尖,再次成为了摩尔本十字基地的风云人物。

在饺子掉码那天,基地中所有来自青岚大陆的预备生自发聚集在一起,到饺子的宿舍门口唱那首歌颂长生殿下的歌谣。歌声渐渐感染了其他预备生,越来越多的人来询问歌谣的意思,越来越多的人听了事情始末后当场路转粉,越来越多的人跟着唱歌谣。最后发展到整个基地都环绕着对饺子的赞美之词,余音绕梁,经久不散。

而中心人物还在带着布布路和赛琳娜躲避无处不在的记者四处奔波,无比狼狈。

赛琳娜拥有水之牙的事同样没瞒住。这件事就像抛进湖里的石子,一石激起千层浪。炎龙棺材也被好奇的人们查出来,他们几乎都把大姐头最喜欢的颜色探查到了,给从来不亲自隐瞒任务的布布路四人一个下马威。

帝奇更是被扒出了赏金猎人的身份,雷顿家族都没来得及把事情压下来。这消息的传播速度和真实性实在太高,毕竟,代表雷顿家族的飞镖还在摩尔本十字基地留下了无数痕迹,抹都抹不去。更有专人赶到十字基地,就为了和墙上被飞镖划出的划痕合影。

布布路算是受害最轻的,骨枪团老大的身份让他平时神经大条的形象进化成了善良大方的高手。

事实证明,预备生们的素质很好。

饺子看着干净整洁的宿舍和桌上不知道谁送的焦糖柑橘派和橙汁,有点感动。

这个世界还是有好人的!

然后他和布布路去集市时就被围堵了。准确来说主要是他被围堵了。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让他根本找不到逃跑的机会,饺子只能看着面前一排青岚大陆的子民一个个激动得仿佛四不像见到了食物,旁边还有几个拿着笔记本和签字笔,甚至有个女孩子捧着束玫瑰花。

他们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哼唱着战神的歌谣。

饺子欲哭无泪,等人群散去他手都快签名签废了,主要是因为人群吸引了一批又一批专门来找长生但恰好经过集市的,战神的粉丝。

出名真累。

同样被粉丝和记者骚扰了一天的赛琳娜和帝奇、布布路,在这时跟饺子一样这么想。

【怪物大师】高等酒席



*沙雕恋爱向。oooooooooc注意

*小学生文笔。和没意思的脑洞

*私设现代背景。主角团都是一个军校出来的,不过这个设定一点都不明显所以可以小小的忽略xxx

*时间线为饺子19岁,赛琳娜帝奇皆为18岁,布布路17岁,不过现代背景时间线也没啥用【】

*cp有帝布帝无差和轻微赛姬。雷避。












白兰地和威士忌隔着玻璃撞在一起,饺子笑眯眯的举起高脚杯对图苏道:“这杯我敬你。”

他仰起头把葡萄酒一饮而尽,金碧辉煌的水晶吊灯把人照得像在发光。被酒液浸湿的嘴唇显得色气,配上半面式的狐狸面具,更显风流倜傥。

图苏也不甘示弱,跟着喝下半杯后环视四周,都是和布布路他们有交情的。从五年前到现在,吊车尾小队不再是吊车尾,他们名扬蓝星,成为摩尔本十字军校历史上、甚至是这个蓝星最闪亮的星群。“赛琳娜呢?18岁生日宴会上寿星可不能滴酒不沾。”他又抿一口,“话说布布路的生日也快到了吧?”

“在那边帮她父亲谈生意呢。”饺子拿下巴指指左边的人群。这就是为什么他喜欢和熟悉自己的人说话,他们永远不会追着自己挖八卦,他们只是像自己一样喜欢唠家常。

“帝奇和我都是聚在一起喝点啤酒就当搞过成人礼,不过现在有经济来源了,我们也想像这次一样办个宴会给他。”

话落,长生叹口气,显然是在为布布路叹气:“这小子还不肯,说是和帝奇一样在宿舍吃个蛋糕开箱啤酒便好,还以为我们看不出他的心思?他觉得心上人都没来得及有个热闹的酒会,那自己也要跟他一样在小宿舍里过生日。大姐头还推波助澜买了一堆类似真心话大冒险的桌游,就指望着他俩在生日那天互相表白。”

“帝奇因为这个甚至和我吵了一架。”他的语气变得激愤起来,“别以为我看不出他是为了布布路,‘促进经济发展’?他居然试图拿个这么烂的借口来含糊我?”

说到这,少爷凑近另一个少爷小声说:“大姐头恨不得他们现在就结婚,戒指她都给买好了。我也是想不明白,他和帝奇怎么就这么能磨蹭?一个直球百发百中,一个细节温柔体贴,即使布布路真的神经大条到察觉不到帝奇对他特殊的地方,那帝奇也应该明白布布路对他的感情了吧?”

“可能他还在不好意思说?”图苏和他一起分析,人家爱情长跑都得互通心意,帝奇和布布路这是做了五年的热身运动,还真的是蓝星世上绝无仅有。

听到这,饺子一脸郁闷:“都五年了,他们这种不上不下的关系什么时候进步啊。”

见他开始钻牛角尖,图苏打断了这个话题:“算了,人家小两口的事还是他们自己操心吧。”他耸耸肩,“说不定哪天就觉悟了。”

饺子也释然。人家包办婚姻的有时候还会被打呢,顺其自然,慢慢发展。

两位少爷边聊天边走向侍者,长生拿了一杯朗姆,图苏要了一杯伏特加,顺便为赛琳娜带了一杯她喜欢的杜松子酒。他们都有点上头了,脚步不像来时那么沉稳,但气质和颜值硬生生把这种摇晃感变成了放荡不羁,为少爷们增添一笔独特的风韵。饺子选的宴会地点很好,这个酒店会在十点半熄掉一半的灯,现在也已经过了十几分钟了。空气中的暧昧气息渐浓——客人中不乏有年轻的小情侣、感情长久的夫妻,还有很多还没向喜欢的人表白的暗恋者。

伸出手想代表父亲与桑马利达家族交好,赛琳娜在工作上一向认真负责,她挂着礼貌温和的微笑,让人不忍拒绝。十三姬也给朋友开后门,率先握起了对方的手,美人和美人间和谐优雅的气氛使人沉迷。旁边,阿不思像是欣赏艺术品似的观赏她们,手腕上的甲虫表一直闪烁着闪光灯。

饺子和图苏看着这幅散发着柑橘气息的场景,图苏暗暗后悔自己应该带杯橘汁,饺子则有种诡异的成就感和失落感:儿子/女儿都找到好人家了,他养了五年的白菜还是被拱了。虽然其中两颗白菜在互相拱,另一颗白菜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拱那个。

辗转几圈,和图苏约好了布布路生日那天让他来助兴后,饺子还是抬腿向他们一队人中最小的成员那走去。不出所料,他和帝奇在互相灌酒,啤酒。而且照目前的形势来看,这两位应该会两败俱伤。悄悄吐槽布布路和帝奇无比差劲的酒量,他还是决定不轻举妄动,说不定突然有个人就酒后吐真言了呢?

饺子在人群里暗中观察,等到他们在桌上瘫成烂泥有二三十分钟之后才走出来,整个人周身围绕着对布布路和帝奇的恨铁不成钢之情——真言是吐了,可他们一句有用的都没说!

此时宴会也散得差不多了,大姐头挥着手和十三姬告别,说开学了之后带她去学校附近一个很美的花园喝下午茶,大小姐也笑着答应,赛琳娜才恋恋不舍的跑来饺子他们这里,期间一步三回头,让饺子感觉他在拆散一对女才女貌的情侣。

曾经的吊车尾小队,现在的史诗级队伍。队里唯一的女孩子在左边架着帝奇,队里为弟妹们操心的大哥在右边架着布布路,两个醉酒的也互相扶持着走向回程的甲壳虫。

车上有酒,家里也有酒。

把存稿发掉...!!!


【怪物大师】超级英雄们之间似乎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oooooooooooooooooc极的沙雕欢乐向

*小学生文笔和超级英雄au和沙雕私设有

*时间线混乱。请您务必就当找个乐子看

*时代背景迷。像超英背景和怪师的融合

*明明标题看起来像全员其实是全程吹饺







肥头大耳的毒品卖家不经意间瞟到个青色的影子,颤着声音朝一排小弟喊:“该死!那长辫子狐狸又来闹事了!快开枪射他!”话音刚落,天花板处摇摇晃晃忽明忽灭的灯泡“啪”地炸成玻璃渣,根据屋里还没有人敢大胆开枪成为战神的目标和堪称完美的精准度可以得知:这绝对是饺子的手笔。

枪声瞬间响起,火药味开始弥漫,饺子不敢有丝毫松懈,一甩辫子将黑发喽啰摔晕在墙上。转身,动作衔接上藤条妖妖四根粗大的带刺藤鞭,撂倒七个持枪和管制刀具的保镖,退步起跳,奔向毒贩逃往的方位,顺手让藤条妖妖释放了催眠花粉保证这剩下的人不会逃跑。

他很快就在一个小巷的拐角发现了胖毒贩,饺子当机立断使用披风把人拖到了角落里,藤条妖妖也放完花粉赶到了战神身边,现在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和条件审问这个犯罪分子。

“说!安第斯*要你这批货是想拿来做什么?你是从哪里拿到货的?!”饺子揪着他的灰色西装的领子审视他,语气非常凶狠。

毒贩心脏怦怦直跳,慌张得很:“我...我真的不知道安第斯为什么需要这批货!我发誓!我的毒品都是从琉方大陆海运过来的,每次我和对方的交接点都不一样,我真的不知道更多了!”他的话有点断断续续的,明显是被饺子吓到了。

“你就凭你那蹩脚的说谎技术就想骗过我?!”他摸了摸藤条妖妖背上的花朵以示警告,“告诉我,为什么安第斯要从你这买货!”

“我知道!我都知道!琉方大陆的货里面有掺让幻觉更持久的药!”毒贩心知肚明花粉的威力有多强。“安第斯一手要高价卖出这批货,一手要在青岚大陆里开阔客源!”

“这还差不多。”饺子挥挥手让藤条妖妖散出催眠花粉,并把防毒面具带上,绑起毒贩然后拖到了警局门口。


“饺子!四不像有到你这来偷吃吗?”布布路带着一碟草莓蛋糕从饺子身后经过。青岚战神又一次为布布路的悄无声息感到头痛的同时也为他的智商操心:他现在在电脑前整理资料,难不成四不像放着休息室一屋子的甜点过来吃电路板吗?

饺子头也不回:“不,没见到。你可以问问赏金猎人的巴巴里金狮,它嗅觉很灵敏,棺材你可以去向他询问有没有闻到四不像的气味。”

“哦哦哦谢谢!”布布路和饺子挥手道别,“我现在就去!”

饺子再次感慨了单细胞生物的神经大条,然后继续投入工作。


“长生殿下!长生殿下!请问赛琳娜小姐是否是您新的女朋友?”

“长生殿下!请问您与义警饺子,又称:青岚战神。是否是上下级关系?”

“长生殿下!请问您是否与阿不思小姐暗中还有来往?”

长生直径穿过记者群,脸上挂着暧昧性感的笑容:“这些问题的答案就由大家自己猜想吧。”他的声音低沉磁性,仿佛在挑逗每个听到他言语的人,“毕竟不可能所有的传言都是空穴来风吧?”

一些新人记者当场脸就红得冒气,心里暗暗遗憾长生殿下小时候遭遇的那次袭击让额头多了一道疤,不然肯定在今年的梦中情人:男榜夺得第一。

饺子在喝了几杯葡萄汁后,装作被灌了一堆葡萄酒拿醉酒为理由开脱。上了车他迅速换上战衣和狐狸面具,打开通讯:“呼叫元素女,上次的矿物质发现是什么元素构成了的吗?”洪亮的女声从通讯器传来:“是纽玛和火元素,可能可以增强四不像的力量。棺材和赏金猎人没有生命危险,大概是中了比较偏门的炼金术,我很快就可以查出来是什么类型的,不过需要你的帮助。你大概什么时候到基地?”“五分钟后。”饺子关上车门,掐掉通讯。


偌大的医疗室里全是尴尬的气味,和梅雨天的潮湿味交织在一起,造成了现在寂静的场景。

“现在,谁能告诉我...”饺子扶额,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为什么你们两个会招惹到安第斯?青岚大陆好像不是你们两个的管辖范围吧?”

赏金猎人回嘴:“我在追查的一批数量庞大的毒品,经过调查,是流到青岚大陆了,我想追回货物。”

棺材小子比较直白:“啊饺子你那天整理资料的时候我不是过来问你有没有看到四不像吗,”他头上冷汗直冒,谁也抵抗不了青岚战神和元素女五只眼睛的同时审视,“我发现你在追查安第斯所以就想帮你个忙。”

“所以你们就这么没计划地一路横冲直撞跑去拆安第斯老巢?!要不是元素女和水精灵你们早在路上因为炼金术断气了!尤其是你布布路!为什么插手我管辖的大陆?!赏金猎人是因为任务目标流转至另一个英雄的管辖地我还能理解,虽然还是因为莽撞受了重伤,可你为什么不去管理你的管辖地?!”饺子语气异常愤怒。

赏金猎人有点支支吾吾:“以后...以后我会多加思考再行动的。”

“抱...抱歉。下次我会经过你同意再去的。”布布路笑得傻白甜,还挠了挠头增加了他的无辜感。饺子见状也开始心软,叹了口气,左右手默默揉了揉帝奇和布布路的头:“今后有问题先上报,大家商量过后再一起解决,可以吗?”

两人疯狂点头表示赞同,赛琳娜无奈地耸耸肩,走过去把三个人的头都摸了一遍。


*安第斯:16册的怪物。闻到炎龙味道就慌的怂龙


明明应该放在开头的设定:

长生:英雄代号饺子。外号青岚战神。擅长格斗和科技

布布路:英雄代号棺材。外号棺材小子。擅长搏斗

帝奇:英雄代号赏金猎人。外号目前无。擅长暗杀

赛琳娜:英雄代号元素女。外号大姐头。擅长元素控制和炼金术


后记:

安第斯:所以我来干嘛的

酥叶:你来挨次打。没你事了现在。走吧


正文比上次少40个字!【自豪】

ooc草稿流警告

如果吊车尾小队没有相遇的话

🔪电脑杀我

【怪物大师】掉马的危害与后果

*沙雕欢乐向。ooooooooc注意

*小学生文笔。和没意思的脑洞

*时间线20册之后。私设弭特因蜂眼损坏没能发布给记者黑暗历史的真相

*没有布布路。布布路加掉码产生的不是沙雕。是不良反应







在饺子第三次把东西打翻时他就意识到,今儿绝对不是个好日子。

就算一直有狗仔和八卦的同学们的骚扰,但他本人有着古武术功底的身手,一天让三个杯子遭殃怎么都说不过去。除非王子今天和瓷器犯冲,八字不合。可很快后者这个无厘头的结论就被推翻了,原因是某个敬业的北之黎八卦报刊记者为了从他嘴里扒出来一点关于机密任务与四神基地的信息,半个人都被其他同行挤到了饺子身上。

然后!然后!!!饺子从来没觉得自己的直觉这么准,他该死的就是在这天触霉头!!!

系绳断裂那“啪”的一声从殿下的右耳后方响起,兢兢业业陪着他走过一个又一个诡异的任务地点的面具应声而落。饺子从来没有觉得空气这么尴尬过,尴尬得有点接近死寂。他就这么被那位记者压在地上不能行动,三只眼睛都带着慌张和狼狈环视四周突然停下动作的人群。

一个学问比较渊博的预备生最先回过神来:“我的天啊!那!那是天目族才有的眼睛吗?!”

旁边明显在这方面比他要了解得多的记者给了预备生个爆栗:“废话!”记者的食指与震惊但又坚信不疑的目光一齐指向饺子,“那当然是天目族的眼睛!”他大步跑过还停留在震惊阶段的众人,激动地拉开饺子身上的同事,几乎是扯着让天目族最后的心灵之眼坐起来。“饺子同学!请问你知道自己是天目族吗?你们族群是不是只剩你一人了?第三只眼是不是真的不同于其他的两只眼睛?它会让你感知到普通眼睛感知不到的东西吗?”问题连珠炮似得轰向饺子,他还有点晕乎乎的,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其他记者听到这位抢得先机的记者的言语也清醒过来,纷纷冲向饺子对他进行一系列提问,硬是把身体素质可以和他们划等号的预备生们挤到了外圈。饺子听着耳边随着时间流逝越来越嘈杂混乱的声音,脑子更加迷糊。藤条妖妖还在卡中恢复,不能让它用藤蔓把自己拉出记者堆里。就算强行召唤。b级物质系怪物的壮硕身躯对于记者们现在与饺子的距离还是太过危险了。

完了,跑不了了。

天目似乎看到一点金色,饺子近乎是看到了希望曙光:“大姐头!救我!”声音凄惨到变了调,明显是被欺负惨了。


赛琳娜起初也是为了躲避记者才往这个方向拐的,不过待她藏起来了一段时间后,记者也一拥而散,朝着饺子的所在地跑去。看热闹当然不嫌事大,金发大小姐完全不在意自己刚刚还被记者追得难堪到躲起来,就这么抱着八卦的心情向饺子那进发。

不过看热闹是一回事。自家小弟被欺负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赛琳娜他们自回到基地就一直在被各路人士干扰,包里的元素石早已用空,还没来得及甩开狗仔补货就遇上了这种危急情况,她咬咬牙召唤出疲倦的水精灵。“冰凌盾!”水精灵的体力不足被水之牙的力量补全,顿时在饺子周围生成六面小巧玲珑的冰盾,护送饺子跑出包围圈。

另一个在元素系颇有成绩的预备生安抚着自己的怪物,在怪物心灵交通后惊讶地对着赛琳娜说:“你怎么拥有水之牙的力量?!”

听着记者和其他预备生的又一阵惊呼。行吧。饺子三眼发白,胡思乱想:这段日子他们都别想安宁了。


帝奇是吊车尾小队里唯一一个屁股后面没跟着陌生人的,因为早在那群靠打趣他人赚钱的家伙接近他的时候帝奇就亮出了带有雷顿家族家徽的飞镖,阴恻恻地盯着狗仔们,那神情,分明是告诉所有人:谁敢问我问题我就射死他所以不要浪费时间跟踪我能立马滚蛋就立马滚蛋。好消息是这的确很有用,至少他不像现在的饺子和赛琳娜从前天开始就气喘吁吁地躲避记者的追击,期间最多就洗了两次澡,连觉都没睡。

本想直接去上科罗娜导师的药剂课,可惜教室里空荡荡的,导师不在也就算了,但精英队都没有乖乖坐在位子上就有点不对劲了。操场上的争论声随着时间推移变得更加大声,帝奇总算是黑着脸往广场探了一眼。

哦豁,这一眼可就事大了。

饺子被五花大绑地放在操场中央,面具早就不知道掉在哪个地方,露出青岚战神风流倜傥的面容。此刻王子殿下的三只眼睛都委屈巴巴地看着附近的人群,像是在无声地请求把他放走。

他左边是医学系的怪物大师和预备生们,右边是炼金系的怪物大师和预备生们。帝奇往右定睛一看,本该在上课的科罗娜导师赫然在列,身边还跟着精英队和赛琳娜。看来他们是在争夺饺子的使用权。

“这是我教的学生!怎么也该我们炼金系优先才对!”科罗娜对着医学系的一干人等喊叫。

“人类的进化才是最先级的!如果我们可以研究出第三只眼的形成方式,相当于是让蓝星人类的自保能力更上一层楼!!!”

“整个蓝星只剩他有心灵之眼了!万一你们失败了谁担起这个责任?!”这回是赛琳娜在吼,看来医学系对饺子有研究个透彻的打算。

冷眼看着下方两拨人的争论和饺子的瑟瑟发抖,帝奇暗暗庆幸自己没有隐瞒自己来自雷顿家族的事情。


我是不是写太短了【】

过分的可爱!

涸泽:

前2p表情包
后面跟梗(ー`´ー)

有旧版全套又怎样!为了饺酱!买爆!!!

Ivy_Celled:

跟风了

【日,真想买

显示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