酥叶死掉了

怅然若失

我想看觉哥每天起床做饭都是一个人。每天看着快亮了的天再睡下去。每天打开冰箱把一个人吃不完的菜放进去。每天为了赶稿磕咖啡磕到昏死。再第二天慢慢从椅子上爬起来【赶稿的时候直接睡在了椅子上】。

啊孤零零的觉哥真好呢。





























晚上十一点,外出取材回来,把鞋子放上鞋柜右手按下灯的开关——开灯瞬间小叹拉开彩炮礼花散落在地板和觉哥头上,斯诺捧了个很大的蛋糕有些摇摇欲坠,马俊骁和抽喝烫吃着薯片在沙发上回过头顺便大喊一声若雨女侠,迹部雨龙皮卡秋围在茶几边,牛郎晃动手里的扑克牌叫嚷,然后阿萨斯跳起来用沾着奶油的爪子给了觉哥一下。

封不觉眼里倒映着烛光。

【斯封】裹尸袋

有一些路人成分

挑战lof底线嗷

https://m.weibo.cn/5938316642/4389001437660158

显示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