酥叶死掉了

【原创】极端

19°的气温让人不适,明明是五月却寒风大作,时不时有刺骨的感觉袭上尾骨。天是被人泼了油漆的,紫黑与深蓝叠加,逐渐和远方的微金融在一起了。路灯趁阳光出来前肆意拉长影子,张牙舞爪地扭动弯曲,有些许诡异。橘黄色打在一只老鼠尸体上,内脏也在光的晕染下变得柔和、模糊不清。

cirsp只是站在窗户边看着。

拿起一管橙红试剂摇匀后倒在杯子里,液体叫嚣着溶化了部分杯壁,碰到中层的白瓷又放软了脾气。cirsp右眼跟左眼眶里不知多少颗眼珠一齐盯着杯中试剂与铁的混合物,有点呆滞。

环视房间一周,墙上挂着自己的油画和失败品名单;墙角摆有泡在福尔马林缸里的cirsp尸体;橱柜塞满了碗碟、试剂、各种生物的大脑与应急血浆。明明什么都准备齐全了;明明什么东西都好好的在应该在的位置了;明明清单上的物品全都买好了;明明自己想要的不想要的需要的不需要的有趣的无聊的可爱的恶心的美丽的丑陋的世界上所有东西都在自己手上了,所有东西都研究过了。

为什么还是不知道cirsp存在的原因。

真的不想看虐恋了【】
埋头写文

我群浅谈香帅轻功为什么这么好

原著:香帅的酒量比胡铁花酒量差。
这个设泰可爱了。警告一下。下次再犯我就写胡楚婴儿车。

占tag歉。
有人写吗,我懒。

显示更多内容